最好的药:水

Dec 11th, 2009 | 目录: 新知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最新资料显示,目前全世界癌症患者约达1400万,每年新发病人数约700万,死亡人数达到500万,平均每6秒钟癌症就会夺走一名病患的生命——比这些逐年上升的数字更令人担忧的是,患者正逐渐低龄化。 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签署了“向癌症宣战”的国家计划,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因此获得651亿美元的巨额研究经费。40年过去了,科学家们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抗癌大战中投入了难以计数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最后能做的也仅是提高早期癌症的治疗效果。

2002年国际癌症预防联盟(CPC)无奈地指出:“我们输掉了这场战争。”然而现在就讨论输赢的问题,似乎还为时尚早。“我们犯了根本性错误”,美国著名的F•巴特曼(F.Batmanghelidj.M.D)医学博士通过自己的毕生研究得出结论:“现行的临床医学显然建立在了错误的假设和不准确的前提之上,我们若想战胜疾病,就必须改变当今主导人体应用研究的模式”。战争还没有结束,巴特曼为人类的最终获胜提供了一种可行性方案,甚至是巨大的想象空间。

你没有生病,你只是渴了

2009 年10月13日,美国《临床营养》杂志一项研究发现,以饮用白水而非饮料为主的人,饮食的整体情况更加健康。在1999年到2006年间,美国政府对 12283名20岁以上的美国人进行持续的健康和营养情况调查。研究者发现,饮用更多白水的人摄入的纤维更多、糖分更少、食物卡路里密度更低,而以饮用其他饮料为主的人则正好相反。

相比于这份10月的研究结论,巴特曼的发现更加深入:许多慢性疾病的病因仅仅是由于身体缺水。F•巴特曼毕生致力于研究水的治疗作用,师从盘尼西林的发现者——诺贝尔奖得主亚历山大•弗莱明。在1979年,他不用药仅用水,就治愈了3000多名因各种压力导致的胃溃疡病例。

当人体内的干旱管理机制发出缺水警报后,人就会立刻感到口渴,警报信号越强烈,口渴得就越厉害,身体对水的需求也就越迫切。然而大多数人在接到此类报警信号以后,却给他茶、咖啡、酒或者工业方法生产的饮料,而不是纯净的水。不可否认这些液体里面都含有大量的水,也含有一些对身体有益的物质,但它们同时含有大量的脱水因子——咖啡因和茶碱对肾脏有强烈的利尿作用,不仅会将进入到身体里的水快速排出,还会带走体内储备的水。

当身体急需水并发出口渴的呼唤时,我们却在用茶、咖啡和工业化饮料糊弄身体,并没有真正满足身体对急需用水的要求。巴特曼认为,长此以往,身体某些缺水区域无法得到补充,新陈代谢紊乱则会随之而来。新陈代谢一旦紊乱,大脑最终发出的信号就不再是简单的口渴,而会表现为更复杂的症状。对于那些常年患有过敏症、关节炎、高血压,或者正在饱受哮喘、糖尿病、肠炎性疼痛折磨的人们,巴特曼博士的诊断是:你没有生病,你只是渴了。

无需吃药,只需喝足够多的水

在用水治疗胃溃疡取得成功后的20多年里,巴特曼把喝水治病运用到数十种慢性疾病中,都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水可以治疗白血病和淋巴瘤:水能够将氧输送进细胞,而癌细胞具有厌氧的特征;

水可以治疗心脏病和中风:水能稀释血液,有效预防心脑血管阻塞;

水可以治疗骨质疏松症:水能使成长过程中的骨骼变得更加坚固;

水可以治疗抑郁症:水能使身体以天然的方式增加血清素供应;

水可以治疗糖尿病:水能够增加身体内色氨酸的含量;

水可以治疗高血压:水是最好的天然利尿剂;水可以治疗失眠:水能够产生天然的睡眠调节物质——褪黑激素。

……

“公众有权了解一种更独特、更有效的治疗方案。”巴特曼坚持让自己的病人在进一步检查之前,先喝一定量的水进行观察,“医生首先应当考虑疼痛信号,先把它们视为缺水信号,而后再考虑是否采用复杂的治疗程序。”巴特曼对自己的结论充满信心,但对同行们却十分失望,“对于一些专业机构来说,他们正是因为这种无知的治疗方式而受益,所以他们至今不肯推广这一信息。”

目前的治疗方法还无法对脱水信号作出识别,“这最终导致了简单问题复杂化”,在巴特曼看来,“人们会草率地把这些信号看作某种严重疾病的并发症,并进一步采用各种复杂的治疗手段,患者也会因此被迫接受药物或者介入式治疗。”如果一味地用化学药物让这些缺水信号闭嘴,一旦神经传导系统的活动受到药物的持续性抑制,脱水症就会不断加重,最终就会铸成大错。

这些治疗方法并没有给身体以急需的水,当脱水状态达到某个临界点,人很可能会丧失口渴的感觉机制,局部的止痛药物也不会奏效。当生病的所有条件都齐备了,人就真的病了。更不幸的是,这个错误还会持续下去,随着病状逐渐发展,脱水症越来越复杂,用药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病人身染重病,濒临死亡。“最后没人能说清楚病人究竟是病死的还是渴死的。”巴特曼的警告足以让每个人的毛孔都战栗起来

预防与治疗癌症的可能

巴特曼认为,慢性脱水症及其导致的并发症是诱发肿瘤的根本原因:当身体处于长期脱水状态时,就会混淆干渴感和饥饿感,进而开始搜集并储存脂肪,这会导致肥胖症,同时还会引发其他更加严重的病症,例如与肥胖症紧密相关的抑郁症,而癌症在很大程度上又是抑郁症的结果。2008年12月,纽约的史蒂文•开达林格癌症中心也首次把水与癌症联系在了一起。

研究员雷蒙将死于各种癌症的106人的癌细胞和因其他疾病而死的病人的细胞取样,通过核磁共振仪器比较细胞内所含水的特性,结果发现,围绕在癌细胞DNA周围的水的结构是不同的。依据这一成果,日本医学博士林秀光进一步研究并得出结论:DNA在癌化以前,细胞水就出现了异常现象。林秀光认为,细胞内水特性的改变不只出现在癌细胞这个特异现象,除了癌细胞外,肿胀、发炎症状等也可以见到这种现象。这意味着不只是癌症,其他所有的疾病都可能是由于细胞内水的特性改变所引起的。

癌细胞的扩散首先是通过体液进行的,而人体内的水每5至18天更新一次,如果占人体70%的水总是清洁净化的,人体细胞也有了健康清新的生存环境,这就可使人体自身免疫力功能更加健全,同时让癌细胞失去生存、扩散和恶化的最佳场所。因而,林秀光认为,治疗癌症的根本在于使细胞内的水环境正常化,保证细胞恢复正常的生理机能。这几乎与巴特曼的观点不谋而合。

努力为细胞创造一个清新的生存环境,是防患癌症于未然的关键。充足的水供给不仅可以使身体以天然的方式增加血清素的供应,来防止抑郁症,水还能够将氧输送进细胞内部,利用癌细胞厌氧的特性对其进行遏制。如果这种结论正确,那么预防和早期治疗癌症就能取得突破性进展,那些足以吞噬掉人类生存权利和尊严的“恶疾”,将会在这场防御反击战中彻底败下阵来。

采用新的认知模式

我们对地球上的水了解得很多,但对自己身体内的水却知之甚少。今天,有人依然会把身体当成一个大试管,认为里面装满了各种不同性质的固体物质,水只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填充材料。人们认为只有溶质——溶于血液的,或者血液携带的,血液中的血清才能调节人体的各种活动。而认为人体能自动调节水分的配置,一缺水就会自动补足,决不会亏待自己。所以当人们在进行应用医学研究的时候,都盯着同一个方向:找到致病的“特殊”物质。

巴特曼对这种认知模式产生了质疑:如果这种“特殊”物质存在,为什么有些疾病的治疗方法只能减轻患者的症状,却无法达到根治的效果。正如高血压是治不好的,医生只会建议病人终生服药;一旦得了哮喘,吸入剂就得跟着人一辈子;消化道溃疡、过敏症、关节炎等疾病也都是这样。

研究表明,水不仅是溶剂和运输工具,它还有许多特性。例如水可以将营养物质送达细胞,将过剩营养物质排出体外,缓解对细胞的异常刺激,保持新陈代谢正常工作等,这些无疑都是防止癌症等疾病发生的关键。水在调节身体各项功能时已经显示出了这些特性,“可惜的是这些特性非但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反而混淆了人们的视听,”巴特曼坚信,“关于水在人体中的作用,人们只要转变观念,就会在未来的临床医学中创造奇迹。”他说,“在医学领域,一种新的认知模式的意义更重大,想要获得广泛认可却困难重重。如果简单的生理疗法能够防病于未然,那么就可以把疾病消灭在萌芽状态,而不会听任它们发展成不可医治的痼疾。”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