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已没有从前的逻辑

Mar 13th, 2010 | 目录: 生活

(一)

韩国电影《母亲》里面讲了一个杀人的故事:

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夜晚,儿子从外面回来。第二天,一名女中学生的尸体出现在城市上空的某个屋顶上。儿子被怀疑为杀人嫌疑犯。母亲怎么也不相信,因为儿子是智障,她不相信儿子能做出杀人的事情。

于是,母亲开始托关系,低声下气地花钱请著名律师。和儿子的朋友一起查找事情的真相。

她找啊找,找啊找。她终于找到了。

在一间装满垃圾的木屋内,母亲找到了犯罪现场的目击者。目击者是个做垃圾清洁的老头。

老头给母亲讲述了案发当晚发生的一切:她儿子喝醉了,尾随在女学生后面。女学生向他儿子扔石头。她儿子开始还击。

在屋里, 老头清楚地看见,一块石头砸中了女生的头。女生死了。儿子把死者拖到了屋顶。就是这样的,一点也没错。

母亲一下就傻了。儿子就是杀人犯。而真相只有这个老头亲眼看见。

于是,母亲只好趁老头不备,把他杀了。干完后,她还放了一把火。

木屋变成了灰烬。

女中学生死后,留下了一部手机。手机里有很多男人的照片。其中一个男人被最终确认为杀人犯。

母亲去看那个最后的杀人犯,知道他从小没有母亲。母亲失声痛哭。

母亲的儿子出狱了。

电影的开始和后面,母亲一个人在旷野中舞蹈:纠结、扭曲、压抑、无赖。

数不清的影子在里面晃动。

(二)

看《母亲》,让我想起另外一部电影《老无所依》,里面也有一个杀人故事:

一个运气不怎么好的人,无意中捡了200万美元。结果被冷血杀手追杀。

这电影同样让人透不过气。

你知道,我们所有的人都熟悉的故事的结局应该是这样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可是,冷血杀手拎着冲气瓶,象开酒瓶一样冲开门锁,冲开一个又一个人的脑袋的时候,我们差不多就要接近崩溃了。

杀手有自己的玩法:他根本没有底线。

老牛仔警察总是运筹帷幄在事后。最后,他还是赶到杀人现场了。但无济于事。

只要一坐下来,老牛仔就唠唠叨叨地开始回忆起父辈的光荣岁月:人性的善良、道德的尺度、还有信任、奋斗和坚守的力量。

这一切现在都靠不住了。

这个世界已没有从前的逻辑。

(三)

《无耻混蛋》讲的是一个复仇的故事。

女主角的亲人都被纳粹杀害了。女主角逃难,到了法国。多年后,亲戚亡故送给她一份遗产:一家电影院。

一天,一个德国士兵爱上了她。德国兵是个著名的阻击手,在一场战役中,点杀了200多人。

德国士兵是个大英雄,国家为了宣传他的光辉事迹,专门拍了一部电影。他亲自出任主角。

德国士兵为了女孩让上司把电影的首映安排在她的电影院里。

电影里有很多装逼的事情,我们就不说了。

就说最后的一幕:

女主角和她的黑人搭档,准备在首映礼上的干掉这些狗日的纳粹。他们计划好了。

当电影胶片放到第三盒结束的时候,他们会放出一段自己事先录好的影像,女主角会在屏幕上对纳粹说:我们报仇来了!

那时,站在银幕后面的黑人,会把手中的烟头往前弹出。地上是几百盘易燃有毒的赛璐珞胶片。

德国士兵陪着领导在看自己的电影。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杀了那么多的人。

而杀了那么多人,元帅和自己的上司,其他所有的人都很兴奋。德国士兵突然感觉有点恶心。

他想起了女主角。他想去放映室里去找她。

女主角不想让他走进放映室,可他偏要进去。女主角没有办法,让他关好门。

德国士兵关上门。女主角转身拿起自己的小手包,开枪将士兵打到在地。此时,屏幕上也是枪声大作。

士兵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女主角蹲下去,向士兵走过去。士兵突然翻过身来,向她开枪。

那一刻,你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卫,还是他的党性战胜了人性。

女主角也只好对射。

最后,两个人都死了。

(四)

《母亲》、《老无所依》和《无耻混蛋》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我们已经习惯于沿着逻辑的惯性行走,可真实的世界并不总是如此。

人和事物既简单又复杂,无处不是惊悚和颤栗的人性。

我们常常以为杀人需要一个理由,其实,杀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它只需要相信一个理由。

电影的世界是如此的固执和叛逆: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走上了另一条路。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