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爱因斯坦的上帝

Jan 17th, 2012 | 目录: 新知

(文 / 迈克尔 · 舍默尔)
阿尔伯特 · 爱因斯坦有些著名观点:“上帝是不可捉摸的,但并无恶意。” 以及 “上帝不掷骰子。”当被问及他研究物理的动机时,爱因斯坦回应道: “我想要知道上帝是如何创造世界的。我并不关心这种或那种现象,也不关心这种或那种元素的光谱。我想了解上帝的想法,其他都是细枝末节。”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周,当爱因斯坦得知老朋友、物理学家米歇尔 · 贝索(Michele Besso)去世时,他写信给贝索的家人: “他比我稍微提前离开了这个奇怪的世界,这并没有什么,对于我们这些有信仰的物理学家,过去、现在与未来的区别只是一种固有的幻觉。”


爱因斯坦所谓的 “上帝” 掷骰子,还有 “我们这些有信仰的物理学家”,都是什么意思呢?他所言究竟是字面意义还是在隐喻?是说他信仰无所谓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理论物理模型,还是说他相信存在着凌驾于时间限制之上的非人力量?又或者,他是出于礼貌,为了安慰贝索的家人才说了这番话?

身为历史上最有名的科学家,爱因斯坦也为名所累,他所写或所说的几乎每一个字都会被人加以揣摩,细细品味其内涵和外延。也因此,谁都能轻易将这些名言脱离语境往想要的任何方向杜撰。
50 岁的时候,爱因斯坦接受了一次采访,在这次采访中被直截了当地问及:你是否信神? “我不是无神论者,” 他开始说道, “这个问题的涉及面对于我们的思维而言过于广泛。我们像一个进入大型图书馆的孩子,图书馆里摆满了用各种语言写成的书籍,而他无所适从。孩子知道肯定有人写了这些书,但他不知道是怎么写的,也不认识写这些书的语言是哪种。孩子隐约觉得书的排放都依循某种神秘的顺序,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对于我来说,即使最聪明的人对待上帝的态度亦是如此。我们看到宇宙间万物惊人地排列在一起,遵循着特定的法则,但我们只是朦朦胧胧知道个大概而已。”

这听起来像是爱因斯坦把宇宙的法则归功于某种神明,但究竟是哪一种神呢?是人格化的神还是某种超自然神力?美国科罗拉多的一位银行家曾写信就上帝的问题询问爱因斯坦,爱因斯坦回应道: “我无法想象一个人格化的上帝——一个会直接影响个人的行为、或是审判自己的造物的上帝。我们对可知世界的少得可怜的了解,揭示出一定存在一个至高无上的精神;而我的宗教虔诚正是在于对至高精神的一种谦卑的赞赏。我坚信这难以理解的宇宙揭示了至高理性力量的存在,这种坚信形成了我对上帝的看法。”

爱因斯坦关于上帝最著名发言来自于一封电报,在这封电报里来信者让爱因斯坦用不超过 50 个字来回答此问题,而爱因斯坦只用了 32 个:

我信仰 史宾诺莎 的上帝,他以万物之秩序示现,不会干涉人的命运和行为。 [1]
1997 年的一期《怀疑论者》( Skeptic )杂志(第 5 卷下半月刊)里面,我们首次完整披露了爱因斯坦讨论上帝问题的一批信件。信是从一个名叫盖 · H · 拉纳(Guy H. Raner)的美国二战退役海军老兵那儿获得的,拉纳曾就上帝问题与爱因斯坦通过信。

第一封信发自美国海军布干维尔号护航航母,日期为 1945 年 6 月 14 日,拉纳叙述了他在船上和一个受过耶稣会教育的天主教官员的谈话。这位官员称,一位基督教牧师用无可辩驳的三段论使爱因斯坦从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 “这三段论是:一项设计需要一个设计者;宇宙是一项设计;因此必然存在一位设计者。” [2]

作为回应,拉纳指出宇宙学和演化理论充分解释了世界上最为明显的设计, “而且即使存在这么一位 ‘设计者’,他也只是个重组者并非创造者;再假设有这么个设计者,你就不得不假设还有设计者的设计者,等等等等。这样你就回到了原点,类似于地球是在象背上的说法——大象站在一只巨大的龟背上,然后乌龟叠着乌龟再叠着乌龟,如此往复。”

爱因斯坦在此时已闻名于世,时常会收到上百封这样的信件,许多都来自杰出的学者和科学家。因此,对爱因斯坦来说,给太平洋中央某军舰上的一个下等海军少尉写信,这足以表明这个故事让他有多生气。1945 年 7 月 2 日,爱因斯坦回击了:

我在 6 月 10 日收到了你的来信。 我生平从未跟耶稣会的神父说过话,并且我对编造
关于我的谎言这种放肆的行为感到很惊讶。当然,在一位耶稣会神父看来我是、并且
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你的辩驳在我看来非常正确, 阐述得再好不过了。 在处理地球
以外事物的过程中使用拟人化的概念往往存在误导——这是一种幼稚的比拟。 就目
前我们所掌握的而言,我们必须谦卑地赞赏这个世界美丽而和谐的构造,仅此而已。
4 年后,1949 年,拉纳再次致信爱因斯坦,寻求澄清: “有些人可能(将您的信件)解读为:在一个耶稣会神父看来,除了罗马天主教徒以外的任何人都是无神论者,而您实际上可能是一个正统的犹太人,或是自然神论信仰者,或者别的教徒。您是否有意为此类解读留下余地,还是说您是字典含义中的无神论者,即: ‘不相信存在神或者上帝’?”
爱因斯坦在 1949 年 9 月 28 日回应道:

我反复说过,在我看来人格化的上帝是幼稚的。 你可以称我为不可知论者,但我并不具
有专业无神论者那种十字军般的精神, 他们的热情大多来自于一种从青年时期接受的宗
教教育的束缚中痛苦的挣脱。我更倾向于一种谦卑的态度, 以反映我们在智力上对自然
和人类本身理解的微弱。

【注释】
[1] 该内容在畅销传记《爱因斯坦:他的生活和宇宙》一书中有记载。原句为: I believe in Spinoza’s God, who reveals himself in the lawful harmony of all that exists, but not in a God who concerns himself with the fate and the doings of mankind.
[2] 耶稣会,天主教的主要修会之一,以教育与传教为主要任务,在欧洲兴办了许多大学,培养出的学生也活跃于政界与知识份子阶级,著名的如笛卡儿、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郎世宁等。
本文编译自 Big Questions Online 网站观点文章 Einstein’s God
迈克尔 · 舍默尔(Michael Shermer)系《怀疑论者》杂志出版商,《科学美国人》专栏作家。

原文链接:http://www.guokr.com/article/89601/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