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企业家的腰可以有多柔软?

Oct 30th, 2008 | 目录: 管理

吴晓波:企业家最珍贵的品质是有“韧劲”

在中国做企业需要很多品质:嗅觉灵敏、胆大包天、睿智果断,或是在政策与道德边缘游走的“走钢丝”技巧等,这些都有助于让一个人在中国的冒险乐园里收获成就。但如果仅仅如此,充其量也无非是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一介枭雄。事实上,放眼中国企业丛林,那些最终活下来的,总是能从容应对季节变换、能屈能伸之辈,而非那些最高大、最强壮的物种。

前段时间去拜访万向的鲁冠球,到明年,这位打铁匠出身的农民企业家已经办了整整四十年的企业了。刚坐定,现年63岁的他便问我:“我孙子说我是忍者神龟,这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听后我莞尔一笑,连忙告诉他忍者神龟是好的,这比喻很形象,试想若没有像乌龟那样的外壳,怎能度过严冬呢?

我跟鲁冠球已有十多年交情,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1990年,那年我大学刚刚毕业,而他已经是第一个上美国《新闻周刊》的中国企业家,名满天下。在跟我的胡乱海聊中,他突然对身边的秘书说,给我一张纸,我要把吴记者说的那句话记下来。

一个企业家的腰可以有多柔软呢?他的这个举动让我印象深刻。企业家最珍贵的品质就是要韧。

鲁冠球的企业叫万向集团,脱胎于他的起家产品万向节,那是汽车配件中十分不起眼的一个小配件。我去过鲁冠球的家,在楼梯的拐弯处挂着一个镜框,里面是一辆轿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告诉我,这辈子他的理想就是造汽车。18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造出汽车。2000年前后,全国50多家私人公司宣告要造汽车,他却沉着气,浙江一个叫李书福的人宣布以5亿元进军汽车业,一下子抢走了鲁冠球的风头。我去问他,他老实地说,如果造汽车,我需要100亿元。按捺下这么多冲动,鲁冠球却将小小的万向节做到了全球规模第一,而自己的财富也因此常年风雨不惊地排在各类富豪排行榜的前五位。

事实上,在老一辈的企业家身上经常能看到相类似的品质。与鲁冠球相熟的吴仁宝也是同时代的人,30年前,吴仁宝嗅到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开放先声,大量囤积钢材而掘获第一桶金,在此后的数十年里,他将苏北一个穷僻的小乡村,经营成闻名中国的“天下第一村”,年产值超过450亿。今日的吴仁宝已是80岁的高龄企业家,依然住在几十年前的老房子里,坚持每天看新闻联播。他的房子已被时尚的小别墅群包围,他每天默默地进出,任凭风吹雨打,而华西村(行情论坛)也在一次次的风雨中安然度过。在华西村的四周,曾经同样风云过的大邱庄、大寨都已烟消云散了。

在中国经营企业确实是对人性的极致挑战。当1993年英国青年胡润来到中国后,他给家里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到:“这里机会很多,举起枪随便一射都能打死一排鹿。”但也在这样机遇丛生的世界里,很多人却如流星的起落般短逝,所缺乏的不是睿智,不是敏锐,也不是管理,而是韧性。

从1978年至今,中国宏观经济发生了至少七次重大的起伏调整,在全球范围内则发生了1987年美国股灾、1990年日本股灾、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等多次重大的金融和产业危机,而在今天,新的一个被比喻为“海啸”的金融危机正在大洋彼岸让人心惊欲裂。但是,正如巴菲特所言,商业成功的诀窍无非是“在恐惧时贪婪,在贪婪时恐惧”,当今的世界,除非有大战爆发,否则,一切的难题都是发展和进步中的难题,困难总是如期而至,末日却还远在天边。在这种充满了动荡和希望的年代里,循律而动,慎独勇猛,是为商者应该培养的品质。

今天,新的企业家群体还在不断涌现,有些风华正茂,意气飞扬,将睿智灵敏的一面发挥得淋漓尽致,而鲁冠球、吴仁宝一代人却也同时将韧性的品质真切的反映,而在他们饱经沧桑的故事,在现今的“冬季”里,更多了一分引人深思的意味。

叶檀:圆通与坚韧的两面性激活企业家价值

中国企业家所需要的坚韧度超过成熟市场的企业家,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新兴加转轨的市场,一切市场制度在白手起家中建立,而对于经济计划模式的路径依赖,常常定期地让市场陷入有形与无形之用谁更重要的辩难。

三十年改革,成就了中国半壁江山的市场经济,成就了中国企业家的雏形。在这里,企业家所指的不是具有官方身份的半官员,而是在市场拼搏,具有破坏性创新精神的企业家。

这不是一个刻薄的评价,而是体会到市场成长之初,企业家精神诞生的艰难。用一辈子的时间创造赢利企业,需要变革背景下的融通、需要毅力、需要等待制度变革的耐心,还需要好运气——这也是领导力主题从“艺术”、“融”变更到今天“韧”的一大枢纽。

坚韧,就是长期做一件事,貌似简单,却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坚韧,并非丧失应变力,面对环境变革,许多企业家以破坏性创新方式挖掘企业的生存技巧,成功的企业家都有因势利导的本能,不变的是对于目标的追求,手段的变化只是为了越来越近地接近,最终达到目标。

中国的企业家,需要具备圆通与坚韧的双重素质。这难免让人联想到盛宣怀、胡雪岩式的旧式企业家,他们在官场与商界游刃有余,终究成就一番大业。不过,盛宣怀、胡雪岩式的企业家,不应成为当今企业家的楷模,否则是中国市场经济的不幸,企业家的诞生不是催生市场经济,而是为了印证市场经济的艰难。

社会需要市场文化,这一文化需要当代企业家以圆通保障生存,在生存的前提下扩大市场的根基;坚韧才能光大中国的市场经济,以及附着在市场经济之上的市场文化、制度环境,企业不会因为短暂的挫折,比如经济的下行、民间舆论对企业家的不理解、税收环境对企业的不公平,而使中国市场之舟船到江心而不发。

在这个急剧变革的时代,强调韧,具有格外的意义。

企业家所面临的困境每年不同,甚至每季不同——前两年,企业家抱怨面对行业准入的玻璃天花板,面对扩张性的经济环境与资金泡沫,他们需要用内敛与扩张冲动抗争,是进行风险控制看住现金流,还是急剧扩张,谋求大到轻易不能倒的地位,成为摆在企业家面前的两难选择;而现在,面对次贷所引发的全球性金融与经济紧缩,无数的企业奔波在银行、投资机构、供货商、销售渠道与政府之间,挤出哪怕1%的微薄利润。只要有一丝的懈怠,企业的存活就会成为难题。经济下行周期,是考验企业家能力与韧劲的关键时刻。

此时,企业家的坚韧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对于财富的合法而认真地追求;其二,对于创造财富手段的无止境地创新。正是追求财富,让企业、让投资市场有了立足根本,让社会财富成为财富创造链条中的有机组成环节;对于创造财富手段的无止境地创新,使管理方法层出不穷,使投资手段日新月异,让企业效率达到最高。

当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到达成功之岸,他们所具有的企业家精神铭刻到社会精神中,成为历史记忆中的一部分。以为成为争议人物,就会成为社会垂范人物,是个可悲的误解,事实上,企业家首先是坚韧的实践者,他们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实践具有广泛的示范效应,而不是因为他们引起了争议,所以成为垂范者。

应该承认,中国企业家所需要的坚韧度超过成熟市场的企业家,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新兴加转轨的市场,一切市场制度在白手起家中建立,而对于经济计划模式的路径依赖,常常定期地让市场陷入有形与无形之用谁更重要的辩难。企业家同样表现出不成熟的一面,一些言论无谓地成为社会传统公序良俗的靶子。因此,企业家陷于两面作战的境地,外部的偏见、市场的无序、内在的不成熟。

这样都不可怕,坚韧还意味着平淡平和之心,面对历史的急剧变化,面对市场的变化与华尔街式资本主义模式的变更,所有人都在学习以平淡之心面对世事变化。如西方资本主义初创时期的清教徒一样,如先贤孔子一样,尽人事,而后学会尊重历史与市场的变化,知道个人力量的伟大与局限,像古人所说,知所止,企业家的坚韧将更韧而不折,更显加力量。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关键词: ,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