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entries by this author

最后一个真隐士的传奇故事

Oct 3rd, 2014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在将近三十年间,缅因州中部的树林里游离着一个幽灵。他秘密地生活着,无人得见无人得晓,他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潜入住家,靠偷盗所得生存。对于被吓坏的当地居民来说,他只是一个传说——或是一个神话。他们想知道他到底怎么可能会是真的。直到去年的一天,这位隐士走出了森林。



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Aug 16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一 几年前看过一篇关于东德的文章,大意是,在柏林墙推倒之后,曾对一些士兵进行了审判,其中一个士兵因为枪杀企图越墙逃往西德的人士而被判有罪。原文找不到了,记得审判官说的的大意是,作为一个士兵,执行上级的指示并没有错,但是,法律之上,还有良知。你可以开枪,这是你的职责,但是,你可以将枪抬高一厘米,打不准他,这不是错,而是你的良知。 这几年,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在中国,我们也有非常多同样的情况,事后会得到审判吗?在中国,会有士兵肯在举枪的时候,将准星抬高一厘米吗?在中国,如果有了这样的不愿抬高枪杆的士兵,事后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吗?



故事比金牌更迷人

Aug 7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职场

小时候,我最爱读的一本杂志是《大千世界》,其实读来读去就那些东西,什么尼斯湖怪兽了、百慕大三角了、UFO惊现啊、世界上最奇怪的海啊、麦田里的怪圈啊和六条腿的小牛之类,每次都看得不亦乐乎。除此之外,那杂志还摘抄不少体育趣事,如今大多已经忘了,只记得跑马拉松比赛,有个家伙偷偷爬上货车,最后一段才下来跑,也不知被发现没有。还有一个贼偷了东西,被偷的人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一直到贼累得趴地求饶,才知道他偷的是一位世界冠军。记得最可笑的是,一个游泳教练竟然是旱鸭子,被胜利的队员们扔到水里差点淹死,经过人工呼吸才活过来。



好人与好公民

Aug 7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好人与好公民 一 王小波同志早年在美国看过一部电影,片名叫做《好人先生》,主人公是个天生以满足他人需求为己任的好人,在短短两个小时的片长里忙得不亦乐乎,据不完全统计前前后后帮了二十多个人。最后一个女士的需求最无语,她把好人叫到家里来,直截了当地说:“我要你每月到我这里来两次,每月第一个星期一和第三个星期一,晚上八点来,和我做爱。你要对我非常温柔——你不能穿现在穿的茄克衫,要穿西服打领带,还要洒香水。你在我这里洗澡,但是要自带毛巾和浴衣。”



蒋介石日记,让你真正了解国民党

Jul 17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有些人有写日记的习惯,记下自己对生活的描述和感想。通过一个人的日记,人们可以增加对他的了解。由于日记是写给自己的东西,因此人们还可能通过一个人的日记了解到其它途径无法知道的秘密。中华民国已故总统蒋介石的日记,记录的一些内容甚至可能颠覆我们对蒋介石本人,甚至对中国现代史的部分认识。翻阅这部尘封数十年的日记,透过字里行间,认识一个你未必真正了解的蒋介石。



野夫:地主之殇

May 24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一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耻辱、羞愧、畏惧或者种种不堪,我都难以理解,父亲何以如此持久地回避提及他的父母兄姊。即使在他暮年的平淡岁月里,也始终保持着拒绝回忆的习惯而不像大多数老人那样爱唠叨过去的痕迹。他像一个纯粹凭直觉而熟稔行路的盲人,总能巧妙地避开坑洼一样躲闪着那段凹陷的岁月。以致于让人误会他几乎像陨石一样来到这个星球,他的身后是一片巨大的虚空;他来时的路飘渺无迹,只是仅供凝思而永远难以洞彻的沉沉星云。



一个脱北者的惊险历程

May 9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他最初的记忆是一次执行死刑的场面。他与母亲一起走到一片麦地里,看守们将数千监犯集中到这里。这个男孩在大人的腿间穿行,挤到前面,他看到看守们把一个人捆绑在一根木头柱子上。



我们社会的普遍价值观

Jan 19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总有这么一批人 小时候,他们问你 “在哪儿上学啊?” 因为他们想知道 是普通校还是名校



谁是爱因斯坦的上帝

Jan 17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新知

(文 / 迈克尔 · 舍默尔) 阿尔伯特 · 爱因斯坦有些著名观点:“上帝是不可捉摸的,但并无恶意。” 以及 “上帝不掷骰子。”当被问及他研究物理的动机时,爱因斯坦回应道: “我想要知道上帝是如何创造世界的。我并不关心这种或那种现象,也不关心这种或那种元素的光谱。我想了解上帝的想法,其他都是细枝末节。”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周,当爱因斯坦得知老朋友、物理学家米歇尔 · 贝索(Michele Besso)去世时,他写信给贝索的家人: “他比我稍微提前离开了这个奇怪的世界,这并没有什么,对于我们这些有信仰的物理学家,过去、现在与未来的区别只是一种固有的幻觉。”



兵不血刃

Dec 12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一、第二次世界大战 列宁格勒围城 德军在1941年8月就已经大军兵临城下,9月8日彻底切断了列宁格勒的对外交通,城内的各种粮食只够维持一到两个月。谁都没想到,围城竟然持续了几乎三年,九百天。1944年1月27日德军撤退,原来两百六十万居民的繁华大城只剩下一百五十万人。 三年里消失掉了的人口,有些是逃离了,但是在德军的炮火封锁下活活饿死的,最保守的估计,有六十四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