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最后一个真隐士的传奇故事

Oct 3rd, 2014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在将近三十年间,缅因州中部的树林里游离着一个幽灵。他秘密地生活着,无人得见无人得晓,他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潜入住家,靠偷盗所得生存。对于被吓坏的当地居民来说,他只是一个传说——或是一个神话。他们想知道他到底怎么可能会是真的。直到去年的一天,这位隐士走出了森林。



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Aug 16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一 几年前看过一篇关于东德的文章,大意是,在柏林墙推倒之后,曾对一些士兵进行了审判,其中一个士兵因为枪杀企图越墙逃往西德的人士而被判有罪。原文找不到了,记得审判官说的的大意是,作为一个士兵,执行上级的指示并没有错,但是,法律之上,还有良知。你可以开枪,这是你的职责,但是,你可以将枪抬高一厘米,打不准他,这不是错,而是你的良知。 这几年,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在中国,我们也有非常多同样的情况,事后会得到审判吗?在中国,会有士兵肯在举枪的时候,将准星抬高一厘米吗?在中国,如果有了这样的不愿抬高枪杆的士兵,事后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吗?



好人与好公民

Aug 7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好人与好公民 一 王小波同志早年在美国看过一部电影,片名叫做《好人先生》,主人公是个天生以满足他人需求为己任的好人,在短短两个小时的片长里忙得不亦乐乎,据不完全统计前前后后帮了二十多个人。最后一个女士的需求最无语,她把好人叫到家里来,直截了当地说:“我要你每月到我这里来两次,每月第一个星期一和第三个星期一,晚上八点来,和我做爱。你要对我非常温柔——你不能穿现在穿的茄克衫,要穿西服打领带,还要洒香水。你在我这里洗澡,但是要自带毛巾和浴衣。”



我们社会的普遍价值观

Jan 19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总有这么一批人 小时候,他们问你 “在哪儿上学啊?” 因为他们想知道 是普通校还是名校



中国人会思维吗

Sep 29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中式思维的五大逻辑缺陷



人民群众是不怕麻烦的

Sep 27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以前看《读者》的时候——那时候还叫《读者文摘》——看过这么一篇小短文:说国外某城市修建公园绿地的时候,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修好了一条路,然后立了禁止踩踏草坪的牌子,却屡有人不遵守。于是他们改变了思路,先铺好一大片草坪,不禁止行人在上面行走,然后根据行人走出来的痕迹修了一条草坪小路。皆大欢喜。



青草,你为什么喧哗

Aug 25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文/柴静 一 我出生在山西,从初中起,我的记忆里就没怎么见过蓝天,我们家的水要烧开沏很浓的茶才能喝,不然就是苦的。我们家的远房亲戚,每隔一两年,就听说有人在矿下出了事。 十年后,我重回山西,拍摄老窑头村,发现情形比我记忆中的更加糟糕,这里的人们靠雨水为生,这个我所见的有最美的明清时期窑洞的乡村,现在唯一的色彩,是黑灰满天的公路上,暗红色的运煤卡车。昼夜不停。



大行

Apr 5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我也特烦教导别人。一来是认为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很难一概论之。那些号称他的成功可以复制的,不是为了骗你钱买书的,就是教你抄袭造假骗人的。二来我光讲、你光听,基本没用。我好好讲《易筋经》,你好好听,你还是不会少林武功。所以,你们想听我讲,刚入职场应该注意什么,让我为难了,想来想去,还是说说好习惯。在江湖上混,养成好习惯第一,其他就在你们各自的特质和造化了。



一个不遵守世界规制的国度

Feb 20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在我们对西方世界了解得太多时,却对自身了解得实在太少,乃至于一切的憧憬与蓝图都是建立在一个不能融合的土地上。



可不可以不勇敢

Feb 13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一 海南闭关半月生活结束,回到北京那天正是除夕夜。飞机降落时,从舷窗向下俯瞰,半城烟火一城灯,无边无际的光亮。有点儿小激动,给几位友人发短信,说此景象,竟有”盛世帝都”的气象。有个叔叔的回复是:哈哈,开罗也曾有盛世帝都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