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黑洞

Aug 14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一) 过去的大半年,对老鸟来说,有这样一种刻骨的体会: 生活是永远无法预料的,看起来好好的,突然无缘无故,平坦的路上会出现一个黑洞,你不知道这个洞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你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掉了下去。



世界上的每一尊胖子

Aug 10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我和几个一辈子都很瘦的人说过,我打算写一篇日记《世界上的每一个胖子》,我说你们应该知道一些事情。 只有一种人才能理解胖子,就是胖子。 一说,你不要到四十岁再变成脖子又粗又短,挺着个大肚皮的那种黑社会型胖子,不要到五十岁再变成四肢又干又细,只有肚子很大的党政领导型胖子,你就像现在一样冬天看起来夏天闻起来民工似的就很好。一知道我做胖子是什么样,按照她的形容:“像一朵乌云”,遮天蔽日,毛手毛脚,像金正日,表情冷峻,半身不遂。



谁人不是冤大头?

Aug 6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生活会一次一次的努力改变都失败了:一个潜规则的社会,是一个假定人人恶意、没有信仰的社会,很多的人敢于公然做恶,也从不相信有什么因果报应。 人们也习惯于穷凶极恶,与狼共舞。 然而,只要这个社会好人倒霉,恶人得势,没有人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么,谁人不是冤大头? 不论是一个商铺,一个产业,抑或一个社会,没有基本的是非曲直,没有基本的道德良心,没有基本的信任规则。哪里都只是丛林。到处都只有潜规则,哪里就只有完蛋的份。 一次一次的努力都会打了水漂,一次一次的崩溃是不可阻挡的。所有的未来都建立在砂砾之上。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生活不是天天都有奇迹

Jul 30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你不会突然之间由一个不好打的人变成一个好打的人,麦兜也是这样,不会有奇迹,没可能6秒钟就可以从不会打的人,变成能打的人。 ——谢立文



有关墨菲定律

Jun 18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有关墨菲定律,其实编者更喜欢翻译为“莫非定律”,很中国化。 西方的“墨菲定律”(Murphy’s Law)是这样说的: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 :“凡事只要有可能出错,那就一定会出错。” 墨菲定律的原话是这样说的:If there are two or more ways to do something, and one of those ways can result in a catastrophe, then someone will do it.(如果有两种选择,其中一种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作出这种选择。)



致这个时代与以后的时代

Jun 15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一 唐人陈子昂在他三十六岁那一年,由于工作上受到了排挤,意见不受上司采纳,愤而写下了著名的《登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哈佛寓言,开启智慧之门

Dec 5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寓言是文学作品的一种体裁,以比喻性的故事寄寓意味深长的道理。寓言早在我国春秋战国时代就已经盛行,是民间口头创作。中国民间寓言极为丰富,除汉族外,还有各少数民族寓言。各族人民创作的寓言,多以动物为主人公,利用它们的活动及相互关系投进一种教训或喻意,达到讽喻的目的。反映了劳动人民健康、朴实的思想,闪耀着人民无穷的智慧和高尚的道德光芒。下面与大家一起分享的是哈佛的寓言故事,相信读过后你会得到不少东西!



穷人的咸菜

Nov 21st,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稍微读过一点古文的人,大概都知道范仲淹“断齑划粥”的故事。 范仲淹少时家贫,住在寺庙里发奋苦读。每天煮一锅稀粥,冷凝后划为四块,早晚各二,只以切碎的咸菜佐餐。 不仅如此,他还“食髓知味”,写了一篇《齑赋》,其中有“陶家瓮内,腌成碧绿青黄;措大口中,嚼出宫商徵羽”之句,一碟仅供贫者下饭的咸菜,让他写来却声色俱佳,陶陶然乐在其中。



学会慢下脚步

Nov 4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在这个加快生活步伐成为习惯的世界里,放慢脚步似乎有点逆道而行。工作场合下我们总是使自己看起来很忙碌。即使知道慢慢地完成工作一般都会更有效率,但绝大多数的人还是匆忙地周旋于大大小小的会议和项目之间。你也许正在为日益加快的生活步伐而痛苦烦恼着,幸好现在你看到了这篇文章。



国人的教养

Nov 4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我到罗马旅游,找到两条专卖古董的大街,一家一家进去看。有一家进去后,我就埋头看小雕塑、小文物,然后向一位很有风度的老先生问价钱。问了几件,老先生都说不卖,我说:“为什么不卖呢? ”他就说实话了,他说:“这是我的店,你进来了,不跟我打招呼,就在那里看,然后问我卖不卖,我不卖。 ” 在罗马,在文艺复兴的故国,不经意之间,小时候“文革知青”那种没教养,那种粗鄙的人格,就露出来,这位老人把我点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