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

让我们从学会对话开始

Jun 25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会对话吗? 以下《对话守则》摘自苹果日报的《苹论》: 1989年,捷克知识分子哈维尔等人,在布拉格成立了“公民论坛”,制定8条《对话守则》,在街头巷尾张贴,内容是: 1、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 2、不做人身攻击。 3、保持主题。 4、辩论时要用证据。 5、不要坚持错误不改。 6、要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 7、对话要有记录。 8、尽量理解对方。 遵守这样的对话规则,对话才有效。



夹缝中求存的苏联艺术

Jun 22nd,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语录, 读书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俄罗斯大地上有场著名的对“不劳而获者布罗茨基审判大会”。法官对公民布罗茨基提起公诉,认为他在几年时间里经常调换工作,期间很久不参加社会主义劳动,只写诗歌,过着一种寄生虫般不劳而获的生活。在庭审结束时,诗人反驳说他不但不是一个不劳而获的人,反而是一位能为祖国添彩的诗人。此话引起了周遭围观群众的哄堂大笑。当然,最后的审判结果我们已然熟知:不劳而获者布罗茨基被判五年流放刑期。



我是如何学会忘记恐惧并爱上衰退的

Jan 18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经济不景气?这些公司正把加大创新当作应对艰难时世的最佳武器 1876年,29岁的托马斯·爱迪生搬到了新泽西,在那个叫门罗公园的地方,他开办了自己的实验室。 这是美国结束南北战争以来最艰难的时刻。随着1873年维也纳交易所的破产,一场席卷欧美、长达23年的经济危机开始了。在此期间,美国有超过1/4的铁路公司宣告破产,很多地方的人们甚至改花银子而非美元。



经典管理名言

Nov 1st,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语录

1、企业即人——日本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 2、企业最大的资产是人——日本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 3、用人不在于如何减少人的短处,而在于如何发挥人的长处——著名管理学家彼得.杜拉克 4、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善于用人之长——著名管理学家彼得.杜拉克 5、造人先于造物——日本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 6、员工培训是企业风险最小,收益最大的战略性投资——著名的企业管理学教授沃伦。贝尼斯



梁启超的感慨与金融危机

Oct 31st,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一九一八年底,梁启超率领一个半官方的考察团访问欧洲。 除去他本人,团员中还有蒋百里、张君劢、丁文江等,都是中国年轻的一代知识精英。 考察团的有双重目的,一是参加巴黎和会,另一个是拜访当时欧洲的一流知识分子,西方思想已大量涌入中国,他们迫切的想从他们身上获得更直接的指教。



一个企业家的腰可以有多柔软?

Oct 30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吴晓波:企业家最珍贵的品质是有“韧劲” 在中国做企业需要很多品质:嗅觉灵敏、胆大包天、睿智果断,或是在政策与道德边缘游走的“走钢丝”技巧等,这些都有助于让一个人在中国的冒险乐园里收获成就。但如果仅仅如此,充其量也无非是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一介枭雄。事实上,放眼中国企业丛林,那些最终活下来的,总是能从容应对季节变换、能屈能伸之辈,而非那些最高大、最强壮的物种。



互联网时代的第一次灾难

Oct 28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导语:美国《新闻周刊》近日撰文称,十多年来,互联网对世界金融体系起到了非常重要和有益的作用。但是它也促成了目前信贷危机的发生,因为互联网的数据迷雾让普通消费者不知所措,还使一些人凭借即时信息和金融衍生品轻易劫持了全球经济,因此有必要改进互联网的功能,以保障金融市场的安全。



老板的表弟数不清

Oct 6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标题是抄自《红灯记》的著名唱词“我家的表叔数不清”。从四月底到七月底,我在靖江,一个小县城里,整整蹲了一百天,帮助筹建一家IT公司。在上海呆得久了,跑到小城市里,难免会发现一些有趣的事,其中之一,就是“老板的表弟数不清”。



大型团队合作的八条法则

Sep 12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刊发了琳达・格拉顿和塔玛拉・埃里克森的一篇文章《大型团队合作的八条法则》,他们提出的大型团队合作方式虽然是主要针对全球性项目团队,但对一般管理也是适用的。他们所列的8种助推合作成功的实践方法是:



德鲁克的七次经历

Sep 11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德鲁克曾回顾自己的七次经历谈个人管理。七次经历分别是: 1 目标与远景——威尔第的话 18岁的彼得·德鲁克看了19世纪意大利著名作曲家威尔第1893年80岁时创作的关门之作,非常为之倾倒。他于是去阅读威尔第本人撰写的书,在其中,当威尔第被问及像他这样一个被认为19世纪最重要的歌剧作曲家之一的名人,在他这个年龄还要从事创作歌剧这样的艰巨工作,是否要求太高了的时候,他回答说:“我的一生就是作为音乐家为完美而奋斗。而完美总是躲着我,我当然有义务去追求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