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蒋介石日记,让你真正了解国民党

Jul 17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有些人有写日记的习惯,记下自己对生活的描述和感想。通过一个人的日记,人们可以增加对他的了解。由于日记是写给自己的东西,因此人们还可能通过一个人的日记了解到其它途径无法知道的秘密。中华民国已故总统蒋介石的日记,记录的一些内容甚至可能颠覆我们对蒋介石本人,甚至对中国现代史的部分认识。翻阅这部尘封数十年的日记,透过字里行间,认识一个你未必真正了解的蒋介石。



野夫:地主之殇

May 24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一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耻辱、羞愧、畏惧或者种种不堪,我都难以理解,父亲何以如此持久地回避提及他的父母兄姊。即使在他暮年的平淡岁月里,也始终保持着拒绝回忆的习惯而不像大多数老人那样爱唠叨过去的痕迹。他像一个纯粹凭直觉而熟稔行路的盲人,总能巧妙地避开坑洼一样躲闪着那段凹陷的岁月。以致于让人误会他几乎像陨石一样来到这个星球,他的身后是一片巨大的虚空;他来时的路飘渺无迹,只是仅供凝思而永远难以洞彻的沉沉星云。



一个脱北者的惊险历程

May 9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他最初的记忆是一次执行死刑的场面。他与母亲一起走到一片麦地里,看守们将数千监犯集中到这里。这个男孩在大人的腿间穿行,挤到前面,他看到看守们把一个人捆绑在一根木头柱子上。



兵不血刃

Dec 12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一、第二次世界大战 列宁格勒围城 德军在1941年8月就已经大军兵临城下,9月8日彻底切断了列宁格勒的对外交通,城内的各种粮食只够维持一到两个月。谁都没想到,围城竟然持续了几乎三年,九百天。1944年1月27日德军撤退,原来两百六十万居民的繁华大城只剩下一百五十万人。 三年里消失掉了的人口,有些是逃离了,但是在德军的炮火封锁下活活饿死的,最保守的估计,有六十四万人。



百年老狼——经济危机的脉络

Dec 5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一、狼来了 几个月以来,大家没事就要调侃欧洲美国和中国的危机,不过也只是调侃而已。不止一个人和我说,“08年比这还凶,不也就是折腾几天就过去了”。虽然嘴上说着危机来势汹汹,但是大家潜意识里还是觉得世界秩序不会有大变化,至少几个熟悉的强国不会有什么改变。至少挂在墙上的世界地图还可以再挂上十年二十年。



背对世界

Nov 19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原著:埃·海登莱希(2002)翻译:丁娜(2007) 1962年春,弗兰齐斯卡中学毕业后离开父母家到慕尼黑去上大学,那时十九岁的她依然是个处女。这在当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那年代人们在性关系方面比如今要拘谨得多。在德国执政的仍旧是阿登纳,1968年还远远没到,母亲们一般而言要守身如玉到新婚之夜,她们自然也教育自己的女儿要这样做。



一个普通人离杀人有多远

Sep 5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一 1994年的卢旺达大屠杀在三个月之内,胡图族人杀死了大概80万到100万的图西族人,是三个月的时间死了将近100万人,凶器是一些大砍刀跟狼牙棒,这很可能是现代历史上最被忽略,但是又最残暴的一桩大屠杀。



胡适:在不健全的中国,如何不堕落

Mar 28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原载1932年7月3日《独立评论》第7号 这一两个星期里,各地的大学都有毕业的班次,都有得多的毕业生离开学校去开始他们的成人事业。 学生的生活是一种享有特殊优待的生活,不劣稚一点,不脸吵闹闹,社会都能纵容他们,不肯严格的要他们负行为的责任。现在他们要撑起自己的肩膀来挑他们自己的担子了。在这个国难最紧急的年头,他们的担子真不轻!我们祝他们的成功,同时也不忍不依据自己的经验,赠他们几句送行的赠言,–虽未必是救命毫毛,也许做个防身的锦囊罢!



行货幽灵,挥之不去

Feb 26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在小波的杂文与小说中,有一个贯穿始终的问题,就是身份意识。这是一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被评论得近乎烂了的问题,让很多知识分子焦头烂额,争吵不休,到现在还是众说纷纭,各执一词,也没有形成统一意见的趋势。相对于学者们的正襟危坐,小波倒是以嬉笑怒骂的姿态说出了一个真相,我们可能都是“行货”,这是他的身份意识。



岁月让人从批判走向了建设

Feb 13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一 我认识宏杰,是看他《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写朱元璋,将中国封建专制根源写得剥皮见骨,看得我心里悚然。 后来他说要写曾国藩,我曾经问他“为什么要写这人?有多少人多少书都写过了呀。” 宏杰说“我没想这么多,我只是对他感兴趣,想通过写来了解他。” 当时我正写顾准,对他这话觉得相当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