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马克吐温机器人

Feb 4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我要警告你,让机器人具备幽默感是件危险的事情。”



历史中的谣言

Jan 23rd,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谣言的历史太古老了。秦始皇在位期间始终为“亡秦者胡也”一类的谣言困扰,他缔造的帝国在其儿子手中葬送,导火线同样是一句谣言:“陈胜兴、吴广王”。古罗马的皇帝也被谣言折磨得很痛苦,以致不得不任命公共谣言监察,每天到人群中去,从闲谈中发现谣言,进而把握公众情绪。如果必要,谣言监察者还会用自己编造的谣言来发动一场反击战。公元64年的罗马大火中流传了这样一个谣言:暴君尼禄不但不为大火死难者悲伤,还写诗赞美火灾,为火焰燃烧的美丽而陶醉。为了自卫,尼禄迅速放出反谣言的谣言:是比他更不受人欢迎的基督徒在城内放火。于是,民众在做了替罪羊的基督徒们身上尽情发泄怒火,却忘记了这怒火最初指向的不是基督徒,而是尼禄。



杂种冯唐

Jan 8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文/柴静 1 中学语文课本上有道题,鲁迅先生写道“我的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课后题问“这句话反映了鲁迅先生的什么心情?”



老舍小传

Nov 7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那年热得出奇,小孩拒绝吃奶,专门哭号;大人不肯吃饭,立志喝水。我得赶文章,左手挥扇与打苍蝇,右手握笔疾写,汗顺着指背流到纸上,我的财力离添置电扇与冰箱还太远。对于钱财,我向无计划。钱到手不知怎么就全另找了去处。袋中至多只带一块钱是个好办法,不然手一痒则钞票全飞。



戈倍尔的才能和作用

Sep 16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在纳粹德国,所有的媒体都归一个地方管,这地方就是宣传部,而宣传部又归宣传部长管。那么,宣传部长都干些什么呢?我们看看宣传部长戈倍尔博士一天都干些什么。



博识的无知

Aug 30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要和一位与你观点相左的人讨论得愉快,那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因为这意味着双方对议题不夹带道德判断,对讨论的结果持有一种开放的态度,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承认自己无知,而这在当下的中国知识分子中,看起来并不算是一种常见的品质。事实上,知识分子常常因为博识而容易陷入一种自己难以察觉的境地——即所谓“博识的无知”。



烧房子的隐喻

Jul 17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北京的故宫据说曾经有个故事。1949年建政之后,原本叫做“大清门”的地方要改名了。可能是想利用一下原来的木料,工匠打算把“大清门”的匾额翻过来重新刻字。翻过来一看傻了,后面已经有“大明门”三个字在上面。估计那是清朝建政之后,那时候的工匠与现在的工匠想到一起去了。



通向极权独裁之路

May 23rd,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萨达姆等独夫民贼建立的极权独裁体制虽然已经消亡,但这种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的反文明体制并没有成为历史。它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甚至只有一步之遥。



民国崩溃前的一段有关司法的对话

Apr 18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吴经熊民国时期著名的法学家、法官和律师,与当时美国的法学家、大法官霍姆斯有过不错的学术交往。后阪依基督,由其翻译的“圣咏”受到蒋公赏识。 1947年,他作为中国第一任驻教廷大使,被民国政府派往梵蒂冈。1949年年初,国共内战正酣,蒋公下野,李宗仁任代总统,孙科任行政院院长。孙与吴经熊为多年好友,因内阁很多职位空缺,急电吴回国,要他出任司法部长一职。回国后很多朋友劝阻吴不要出任,吴说:“你们不知道我是一个基督徒,只要我行得正,就不怕引火上身吗?如果人人都在政府危急的时候退缩,那只会加速它的倒台。”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Apr 12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据说法国波旁王朝的君主路易十四说过“朕即国家”的话,尽管全世界的君主都喜欢专制,但很少有人会像路易十四那样露骨和无所顾忌。路易十四于1643—1715年在位,同时代的中国皇帝是康熙,康熙的心里想的未必不就是“朕即国家”,但他显然比路易十四更具“中国特色”的“智慧”——— 经常作些仁君秀,既行专制之实,又享仁君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