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8

我们为什么这么容易受骗?

Oct 31st, 2008 | 编辑: | Category: 新知

4月26日,在爱达荷州秋季大型科学展览会上,一个来自鹰石中学的高中生的方案获得了一个一等奖。 在他的方案里,他力劝人们签署一份要求严格控制或完全销毁一种叫“氢氧化物”的物质的文件。这有足够的理由,



吸引力法则:奥秘还是幻觉

Oct 31st, 2008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愿你心想事成!  逢年过节的时候,我常给别人发这样一句祝福语。但现在,这个很普通的祝福语变身为“零星的在一些古老的传说、经典和哲人的口中出现过”的“至大的秘密”。    这是最近一部煞为流行的影片《The Secret(秘密)》的宣传辞。这部影片自称“纪录片”,但在我看来,它并未记录什么事实,而是以超级传销式的风格,用一个又一个“哲人”和“成功人士”一遍又一遍地宣扬“吸引力法则”。



态度决定一切

Oct 31st, 2008 | 编辑: | Category: 职场

迈克尔是那种你总想恨一恨的家伙。他总是能保持良好的情绪,总是能说出很多积极的话来。如果有人问他近况怎样,他就会答道“如果我能再好点的话,那我一定还可以再分身成两个人呢!”他是天生的乐观派。 如果哪位雇员的一天过的并不如意的话,迈克尔就会告诉他怎样去从事情好的方面去看待问题。他处理事情的这种方式让我很是好奇,于是有一天,我找到迈克尔问道“我不太明白,你不可能一直这么乐观的吧?!你是怎样做到的?”



梁启超的感慨与金融危机

Oct 31st,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一九一八年底,梁启超率领一个半官方的考察团访问欧洲。 除去他本人,团员中还有蒋百里、张君劢、丁文江等,都是中国年轻的一代知识精英。 考察团的有双重目的,一是参加巴黎和会,另一个是拜访当时欧洲的一流知识分子,西方思想已大量涌入中国,他们迫切的想从他们身上获得更直接的指教。



一个企业家的腰可以有多柔软?

Oct 30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吴晓波:企业家最珍贵的品质是有“韧劲” 在中国做企业需要很多品质:嗅觉灵敏、胆大包天、睿智果断,或是在政策与道德边缘游走的“走钢丝”技巧等,这些都有助于让一个人在中国的冒险乐园里收获成就。但如果仅仅如此,充其量也无非是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一介枭雄。事实上,放眼中国企业丛林,那些最终活下来的,总是能从容应对季节变换、能屈能伸之辈,而非那些最高大、最强壮的物种。



说脏话是人的本能吗 -关于“秽语癖”

Oct 30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新知

为什么人们有说脏话的冲动?说脏话是人的本能吗?脏话自身的颠覆性让它既可以破坏日常生活的准则,又可以打破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因为这两个功能,这些特殊的语言陪伴人类走过了漫长的历史。



时间是我最大的资产

Oct 30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听过「时间布」吗?老婆昨天从麦当劳拿回一个可爱的小赠品,是一只巴掌大小的多啦A梦,右手边摆着一个白色盘子,手上拿着一条「时间布」,转动多啦A梦的身体,时间布会刚好扫过那白色盘子,下方的齿轮转动,然后盘子上就会出现一颗红豆铜锣烧,多啦A梦的最爱,他的眼睛也从两颗豆变成两条弧线,笑眯眯的。



动物生死观

Oct 30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前段时间,网络媒体都在热炒一组伤心欲绝状的照片。照片主角是一只大猩猩,名叫贾纳(Gana),是德国姆恩斯特尔动物园11岁的“居民”。她用胳膊固执地、紧紧地搂着已死幼仔的尸体,还不断用嘴唇亲吻着它那早就失去生机的手指。只有3个月大的克劳迪奥(Claudio)死于先天性心脏病,丧子之痛突如其来,贾纳显然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一直拒绝向动物园的饲养员交出小猩猩的尸体。它对去世孩子的这份执著,博来深深同情和赞美。



谢晋: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标本

Oct 29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人物, 封面

老上海电影之徒 谢晋从事电影的起点正处于一个大时代的划分期间,1948年解放军对国民党军队的战争转入了战略进攻,开始发起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中国的政治格局已经清晰。对当时的大部分文化人,这一年的时局必定是一个选择的当口。谢晋在毕业后进入了上海的大同电影企业公司,这家公司在1948年初刚刚由柳中亮创办。柳中亮是个资深的电影业老板,早在1926年他就与其弟合办了世界大戏院放映电影,1938年他们又创办了国华影业公司,4年间拍摄了40多部电影。



互联网时代的第一次灾难

Oct 28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导语:美国《新闻周刊》近日撰文称,十多年来,互联网对世界金融体系起到了非常重要和有益的作用。但是它也促成了目前信贷危机的发生,因为互联网的数据迷雾让普通消费者不知所措,还使一些人凭借即时信息和金融衍生品轻易劫持了全球经济,因此有必要改进互联网的功能,以保障金融市场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