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8

维也纳1900:最后的华尔兹

Nov 25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现在,或在将来的时刻,那所有披上绿色的地方,都变了。 都已彻底变了,一种可怕的美已经诞生。 ——叶芝《1916年复活节》 如果十八世纪存在心脏的话,那么维也纳的末世华尔兹舞步无疑是最为撩人心弦。 文学家施尼茨勒和霍夫曼斯塔尔急在政治与精神的悖论中调和贵族传统与资产阶级风尚;奥托·瓦格纳和卡米洛·西特则分别在城市形态和建筑风格上投射时代分裂的政治理念;柯柯什卡和勋伯格游移感官和精神世界,借绘画和音乐的新语中重新定位失去的精神花园;信仰“艺术属于它所在的时代,自由属于它所在的艺术”的克利姆特索性创立分离派,追寻“赤裸的真理”的踪迹;……



矛盾的先知

Nov 25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晚清民国的一百年,属于那种“迷人的乱世”,在一个失序的社会里,充满了各种极端。这种混乱的丰富,对那一时代的人来说,或许是极度的悲欢,但对后人来说,则有着强大的吸引力。所谓“千年未有之变局”,也提供了中国史上罕见的实验室环境,所有政治思想都可以在此酝酿、试验和冲突。



格拉德韦尔的成功学研究

Nov 24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成功靠天才还是苦练? 格拉德韦尔的新书《超常之辈:成功的故事》写的是与众不同的人:聪明人、有钱人、成功的人,在最边远的地方开展活动的人,包括罗伯特·奥本海默、比尔·盖茨、“披头士”等人。 《时代》周刊说,他的目标是调整我们对成功道路的理解,成功过程不是天才儿童通过英勇奋斗在精英体制内变成成功的成年人,变得有钱、出名或实现人生目标。《超常之辈》讲的是成功需要的背景——家庭、文化、友谊、童年、出生、历史和地理上的偶然条件。“只问成功人士是什么样子的是不够的,只要问他们来自何方,我们就能破解成功与否背后的逻辑。”这本书被认为是对美国人白手起家的神话的正面攻击。



无权势者的睡眠

Nov 21st, 2008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有人最近给我算了一笔账:一个人的一生按90岁计,前20年蒙昧无知,浑浑噩噩,不晓人事为何物,后20年老眼昏花,涕泗横流,佳丽当前也不能“柔情缱绻”,只有“想入非非”的份。掐头去尾,一个人正常工作的年限至多不超过50年。在这50年当中,每天睡觉按8小时算,占去了三分之一,吃饭、生病按4小时算,占去了六分之一。这样,一个人全部工作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超过25年,这还不算那些无聊的应酬,有聊的娱乐,谈恋爱,生孩子等。



穷人的咸菜

Nov 21st, 2008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稍微读过一点古文的人,大概都知道范仲淹“断齑划粥”的故事。 范仲淹少时家贫,住在寺庙里发奋苦读。每天煮一锅稀粥,冷凝后划为四块,早晚各二,只以切碎的咸菜佐餐。 不仅如此,他还“食髓知味”,写了一篇《齑赋》,其中有“陶家瓮内,腌成碧绿青黄;措大口中,嚼出宫商徵羽”之句,一碟仅供贫者下饭的咸菜,让他写来却声色俱佳,陶陶然乐在其中。



谁能告诉我什么是中国梦?

Nov 20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一) 有一天,儿子回来跟我们讲了一件学校里发生的事情。 年级上某位老师找到他,要他在自己独立完成的电脑动画参赛作品里面,加上另外一个同学的姓名。 我问儿子:“你怎么做的?”



你所不知道的地球:七大未解之谜

Nov 20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新知

虽然我们称之为我们的家园,但是我们依然对它知之甚少。它是怎么在一团尘雾中形成的?它是怎样驾驭自然界生命的?深入它的内核,那里又是怎么运转的?关于这个美丽而又迷幻的世界,《新科学家》会对这些基本问题做出解答。



《星船伞兵》:现代人格的建立

Nov 18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星船伞兵》(Starship Troopers)是美国作家海因莱因写于1959年的作品,1960年获雨果奖。由于小说重大而持久的影响力,此后出现了“战争科幻小说”(military science fiction)新体裁。在科幻小说读者和美国军人中间,《星船伞兵》问世50年来稳居“必读”行列,并改变了美国军队的一些现行政策。《星船伞兵》描写一个名叫乔尼的年轻机动步兵,自愿参加未来人类政府对抗外星虫族的战斗,在经过了新兵训练、空降实战、军官培训之后,终于成为职业军官。小说虽然属于未来星际战争题材,但核心却是主人公为取得公民权走过的成长之路。在极富思辨色彩的主题铺展中,《星船伞兵》对青少年教育、战争、西方民主社会、公民权等命题独出心裁的解说引来了众说纷纭,也将之推上了一个颇为尴尬的经典位置。



昆德拉:我们都无知, 怎能相互理解?

Nov 18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米兰·昆德拉2000年的小说也是他目前最后的一本《无知》,是一本关于“海归”的书,描述的是离开祖国二十年后再回归故国的人的感情、经历,命运的故事。海外生活了二十年后的人回归出生的国家,他们到底发现了什么?他们到底找到了什么?



陈丹青:教养与人文

Nov 15th, 2008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这些年我主要给艺术学生讲演,从来没跟非艺术专业的军人、医生交流过。主办方让我讲讲“人文”,我很茫然。人文是大话题,容易空。讲什么呢? 我跟军人有渊源。我的爷爷是国民党军人,黄埔军校第七期毕业,参加过抗日,也参加过“剿共”,在淮海战役打了败仗,被俘虏了。他属于邱清泉兵团,打败他的呢,是解放军二野还是三野,我忘了,但其中有个军人后来成为我的岳父。我的岳父,山东人,打打打,一路打到南京,打到上海,因为懂点文化——原来是中学老师——就做了工程兵参谋长,好像是这样一个职位。淮海战役包围过邱清泉部,所以当年我爷爷败给我岳父。爷爷后来逃到老家广东,共产党一路打到海南岛,他就到台湾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