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9

让我们从学会对话开始

Jun 25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会对话吗? 以下《对话守则》摘自苹果日报的《苹论》: 1989年,捷克知识分子哈维尔等人,在布拉格成立了“公民论坛”,制定8条《对话守则》,在街头巷尾张贴,内容是: 1、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 2、不做人身攻击。 3、保持主题。 4、辩论时要用证据。 5、不要坚持错误不改。 6、要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 7、对话要有记录。 8、尽量理解对方。 遵守这样的对话规则,对话才有效。



自由意志杂谈

Jun 24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新知

一、最牛的概念 “自由意志”最早引起我的注意是缘于一件小事。当时在国外工作,遇到有人上门向我传教。我问他们:世界的万物都是上帝创造的吗?他们说:是的。我说:那么魔鬼也是上帝创造的了?他们说:不是,上帝只创造了天使,但是天使 有自由意志,有的自己变坏,成了魔鬼。



夹缝中求存的苏联艺术

Jun 22nd,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管理, 语录, 读书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俄罗斯大地上有场著名的对“不劳而获者布罗茨基审判大会”。法官对公民布罗茨基提起公诉,认为他在几年时间里经常调换工作,期间很久不参加社会主义劳动,只写诗歌,过着一种寄生虫般不劳而获的生活。在庭审结束时,诗人反驳说他不但不是一个不劳而获的人,反而是一位能为祖国添彩的诗人。此话引起了周遭围观群众的哄堂大笑。当然,最后的审判结果我们已然熟知:不劳而获者布罗茨基被判五年流放刑期。



谁背上了猴子

Jun 18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职场

下属的重负最终似乎都落在经理的背上。本文将教你如何摆脱重负。 为什么经理们忙得不可开交,而下属却无所事事?这里我们将探究一下管理时间(management time)的内涵,因为这涉及经理们与他们的上司,同级人员以及下属之间的互动关系。 具体地说,我们将讨论三种管理时间:



有关墨菲定律

Jun 18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有关墨菲定律,其实编者更喜欢翻译为“莫非定律”,很中国化。 西方的“墨菲定律”(Murphy’s Law)是这样说的: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 :“凡事只要有可能出错,那就一定会出错。” 墨菲定律的原话是这样说的:If there are two or more ways to do something, and one of those ways can result in a catastrophe, then someone will do it.(如果有两种选择,其中一种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作出这种选择。)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

Jun 15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统一”的欧洲与“分裂”的中国? 我喜欢到欧洲旅游,欧洲实在是美,美得几乎让我爱上她,但却常常让我不安,甚至让我嫉妒。 当我们把中国和一些发达国家例如欧洲做比较的时候,我们总倾向于用量化的数字来做衡量标准,例如我们在科技上和欧洲相差了15年左右,在GDP上大概需要20年可以赶上他们,我们学校入学率和欧洲的相比如何如何等等……可是,当我坐在欧洲某一个角落的时候,我对这些量化的比较产生了严重的怀疑,我感觉到,任何可以用数字来填补的量化的差异,都无法度量我们和欧洲之间的鸿沟。 一定还有一种质的东西,一种本质的东西,一种无法用数字度量的东西被我们忽视了。如果只有量的差异,那么,我没有理由怀疑,再过15年或者20年,我们能够身处欧洲那样,在中国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里,都能够感觉到一种和平与和谐。



致这个时代与以后的时代

Jun 15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一 唐人陈子昂在他三十六岁那一年,由于工作上受到了排挤,意见不受上司采纳,愤而写下了著名的《登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论我所见过的最好的文体

Jun 14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在网上,我已经是个写手了。也就是说,我得到的眼球和鸡蛋一样的多。如果眼球少于鸡蛋,那么这个可怜人可能脸上会多几个番茄或者柿子椒。很自然的,我们会想到眼球多于鸡蛋的情形,是的,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人都会这么想。事实上,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写手就此从网上消失,成为了作家。当然,这也是一种合乎理性的想法。更加理性的做法发生在李寻欢这个ID身上,他现在基本不打字了—有秘书为他打,他成了网络公司的CEO。



王小波:我的师承

Jun 14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我终于有了勇气来谈谈我在文学上的师承。小时候,有一次我哥哥给我念过查良铮先生译的《青铜骑士》: 我爱你,彼得兴建的大城, 我爱你严肃整齐的面容, 涅瓦河的水流多么庄严, 大理石铺在它的两岸…… 他还告诉我说,这是雍容华贵的英雄体诗,是最好的文字。



微波炉的那些传言

Jun 13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新知

在所有的家用电器中,对微波炉疑虑大概最多的。“微波”“辐射”这样的词总能引起许多人的恐慌,关于微波炉的“可怕”传说也就往往得到格外关注。在这个“闻癌色变”的年代,“微波炉加热产生致癌物”更是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中成为广泛接受的“信念”。本文从微波炉为什么能加热食物入手,来介绍微波炉的特点并解析关于微波炉的一些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