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9

生活不是天天都有奇迹

Jul 30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你不会突然之间由一个不好打的人变成一个好打的人,麦兜也是这样,不会有奇迹,没可能6秒钟就可以从不会打的人,变成能打的人。 ——谢立文



读《社会契约论》

Jul 30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社会契约论 1762版《社会契约论》(法文:Du Contrat Social,又译《民约论》,或称政治权利原理)是法国思想家让·雅克·卢梭于1762年写成的一本书。《社会契约论》中主权在民的思想,是现代民主制度的基石,深刻地影响了逐步废除欧洲君主绝对权力的运动,和18世纪末北美殖民地摆脱大英帝国统治、建立民主制度的斗争。美国的《独立宣言》和法国的《人权宣言》及两国的宪法均体现了《社会契约论》的民主思想。



创造者的品味

Jul 27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职场

有一些文章,无论阅读几次,都会觉得有被击中的感觉。保罗·格雷姆的这篇《Taste for Makers》就是这样,这篇写于 2002 年的文章并没有被时间打败。它深入浅出,成一家之言,几乎是所有试图对「品味」一事有所探究者的绝佳入门读物。虽然网络上可以找到中译,但鉴于本文的价值,以及网络其它译本的错误,我们邀请了曾为我们翻译《总搞的掂》的王新米重新译过。希望这篇有关品味的文章,也能以有品味的中文呈现出来。——编者



所有王朝崩溃时的共同特点

Jul 21st, 2009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一个王朝的崩溃是件令人着迷的事情。从宏大的历史上看,似乎都是一股势力猛然崛起,然后经过或多或少的时间,终于变得沛莫能御,然后势如破竹地攻打下京城,然后是扫平全国,或者传檄而定,或者剑及履及,一个崭新的国家就这么诞生。 这是宏大的史书所构成的一种印象,加之所谓必然性的因素,让我们对于历史产生了一种类似于恢宏壮丽的感觉。实际上,这种印象未必是对的,更多的是那种慢慢焚烧的野火与地火,只是在冲出地面之前,不论是在史书还是民间的传说里,那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很多人就此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因地制宜,创造优势

Jul 10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今天早上,我在读一本回忆录。 我觉得下面的段落很有意思,贴出来与大家分享。 标题是我起的,可能不是很确切。尤其是第四段和第五段,其实是说,项目中哪一个环节,能够最快地取得回报,就从这个环节入手搞。收回资金后,再向其他环节扩展。



精英专政

Jul 5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假设你出生在中国。你是一位独生子,被父母和四位祖父母宠着,有时他们甚至称你为小皇帝。 他们慢慢向你灌输儒教传统,尤其是等级和努力工作的价值。他们把你送到学校。你发现要学习汉字得有非凡的记忆。你慢慢的被中国强烈的人力资本规则塑造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