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9

虎皮青椒

Aug 16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百度知道上有一个问题:想做虎皮青椒,请问虎皮去哪里买? 问这个问题的人,你可曾想过一只青椒的寂寥?想它枯荣只在一岁之间,短暂的草本植物。想它曾在露水中幻想明天,在蟋蟀的鸣叫中入睡。却被拽下枝条,扔进柳条编的框子,被送到陌生的菜市场。一双大手粗暴地抓起它来,随意扔到斑驳肮脏的秤盘里,于极轻慢的语气里被倒进廉价的塑料袋。在厨房的角落里被遗忘,在冰箱的黑暗中受尽冷遇。等待最后的那一天到来,人们甚至不肯提及它的名字,因为它不过是配菜。



黑洞

Aug 14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一) 过去的大半年,对老鸟来说,有这样一种刻骨的体会: 生活是永远无法预料的,看起来好好的,突然无缘无故,平坦的路上会出现一个黑洞,你不知道这个洞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你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掉了下去。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Aug 10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插队的时候,我喂过猪、也放过牛。假如没有人来管,这两种动物也完全知道该怎样生活。它们会自由自在地闲逛,饥则食渴则饮,春天来临时还要谈谈爱情;这样一来,它们的生活层次很低,完全乏善可陈。人来了以后,给它们的生活做出了安排:每一头牛和每一口猪的生活都有了主题。就它们中的大多数而言,这种生活主题是很悲惨的:前者的主题是干活,后者的主题是长肉。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可抱怨的,因为我当时的生活也不见得丰富了多少,除了八个样板戏,也没有什么消遣。有极少数的猪和牛,它们的生活另有安排。以猪为例,种猪和母猪除了吃,还有别的事可干。就我所见,它们对这些安排也不大喜欢。种猪的任务是交配,换言之,我们的政策准许它当个花花公子。但是疲惫的种猪往往摆出一种肉猪(肉猪是阉过的)才有的正人君子架势,死活不肯跳到母猪背上去。母猪的任务是生崽儿,但有些母猪却要把猪崽儿吃掉。总的来说,人的安排使猪痛苦不堪。但它们还是接受了:猪总是猪啊。



世界上的每一尊胖子

Aug 10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我和几个一辈子都很瘦的人说过,我打算写一篇日记《世界上的每一个胖子》,我说你们应该知道一些事情。 只有一种人才能理解胖子,就是胖子。 一说,你不要到四十岁再变成脖子又粗又短,挺着个大肚皮的那种黑社会型胖子,不要到五十岁再变成四肢又干又细,只有肚子很大的党政领导型胖子,你就像现在一样冬天看起来夏天闻起来民工似的就很好。一知道我做胖子是什么样,按照她的形容:“像一朵乌云”,遮天蔽日,毛手毛脚,像金正日,表情冷峻,半身不遂。



谁人不是冤大头?

Aug 6th, 2009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生活会一次一次的努力改变都失败了:一个潜规则的社会,是一个假定人人恶意、没有信仰的社会,很多的人敢于公然做恶,也从不相信有什么因果报应。 人们也习惯于穷凶极恶,与狼共舞。 然而,只要这个社会好人倒霉,恶人得势,没有人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么,谁人不是冤大头? 不论是一个商铺,一个产业,抑或一个社会,没有基本的是非曲直,没有基本的道德良心,没有基本的信任规则。哪里都只是丛林。到处都只有潜规则,哪里就只有完蛋的份。 一次一次的努力都会打了水漂,一次一次的崩溃是不可阻挡的。所有的未来都建立在砂砾之上。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搜神

Aug 2nd, 2009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文:邹波 一、子不语 孔子到最后并非拒绝怪力乱神,他内心也惶然,因为上古的帝王无不具有神性,就连《春秋》——他自己的观察——也充满不可解释的自然现象,只是,以他在世人面前树立的形象——无论是作为人民的老师的官吏,还是作为官吏的人民老师——都不允许他这么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