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0

瓶魔悖论与不完全信息

Jan 23rd, 2010 | 编辑: | Category: 新知

The Bottle Imp 是一则有意思的短篇小说。某日,小说里的主人公遇上了一个怪老头。怪老头拿出一个瓶子,说你可以买走这个瓶子,瓶子里的妖怪就能满足你的各种愿望;但同时,持有这个瓶子会让你死后入地狱永受炼狱之苦,唯一的解法就是把这个瓶子以一个更低的价格卖给别人。如果你是小说里的主人公,你会不会买下这个瓶子呢?你会以什么价格买下这个瓶子呢?



苏联人如何打破审查制度

Jan 22nd, 2010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文:王晓夏 在苏联,审查制度(Censorship)最初不仅是为了意识形态统一,还有军事和经济保密的需要,但发展到后来,则变成对于涉及苏联的负面信息,如灾祸、经济问题、国际冲突、社会负面新闻的全方位屏蔽。最后,甚至连信息的文辞修饰风格也不能脱离“革命化”的羁绊,否则将无法通过严格的审查。



孤臣孽子蒋经国

Jan 13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人物

22年前的今天,有一个人去世了。他叫蒋经国。 有点岁数的人,都知道蒋经国,但却未必知道他在台湾几十年里的所作所为,更不知道他生命里最后几年的石破天惊。 简而言之,蒋经国这个人,在中国人群居的地方第一次推动了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此人必将进入后世的历史教科书。



剪辫子

Jan 13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1911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的前一天,以后成为画家的陕西青年王军余当时在南京,参与接管造币厂,听说临时政府要下令强迫剪发,以肃清余孽。他乘坐造币厂的黄包车到下关去,计划沿途看看热闹。果然一出厂门,就有一个警察拉住他的车夫,要剪去辩子,车夫当即跪在地上,恳求他代为说情保留。这位早已剪去辫子的在日本留学生对此高兴不暇,那里会为之说情,反而对警察说:“不管他,剪了再说。” 一路上,只见剪发队络绎不绝,街道上、火车中、江岸边,遇有垂辫者,无不立予剪去,尤其是乘船上岸的人,上一个,剪一个,其间有不愿割爱的,多是跪地求免,也有手提断发垂泪而归的,也有摩顶长叹,或大笑的,面对辫子的消失表现各不相同,他认为煞是好看,且觉大快人心。等他下关返回时,一路上望去,街上巳尽是光头。



三个“不道德”的道德故事

Jan 9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故事一:十亿人的头疼和一个无辜人的生命 昨天我在twitter上做了个小调查,征求下面这个问题的答案:有十亿人正在轻微头痛,如果杀掉一个无辜的人,所有人头痛立刻停止,否则继续痛五小时。你认为这个人该不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