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0

民国崩溃前的一段有关司法的对话

Apr 18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吴经熊民国时期著名的法学家、法官和律师,与当时美国的法学家、大法官霍姆斯有过不错的学术交往。后阪依基督,由其翻译的“圣咏”受到蒋公赏识。 1947年,他作为中国第一任驻教廷大使,被民国政府派往梵蒂冈。1949年年初,国共内战正酣,蒋公下野,李宗仁任代总统,孙科任行政院院长。孙与吴经熊为多年好友,因内阁很多职位空缺,急电吴回国,要他出任司法部长一职。回国后很多朋友劝阻吴不要出任,吴说:“你们不知道我是一个基督徒,只要我行得正,就不怕引火上身吗?如果人人都在政府危急的时候退缩,那只会加速它的倒台。”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Apr 12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据说法国波旁王朝的君主路易十四说过“朕即国家”的话,尽管全世界的君主都喜欢专制,但很少有人会像路易十四那样露骨和无所顾忌。路易十四于1643—1715年在位,同时代的中国皇帝是康熙,康熙的心里想的未必不就是“朕即国家”,但他显然比路易十四更具“中国特色”的“智慧”——— 经常作些仁君秀,既行专制之实,又享仁君之名。



我主持了毛主席的追悼会

Apr 12th,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追悼会开过以后,我清醒了许多。因为我已经确信,“毛主席万岁”的神话破灭了。 ——题记



常识种种

Apr 3rd, 2010 | 编辑: | Category: 语录, 读书

1:面对肯尼迪总统的就职演说名言,“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你能够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弗里德曼给予了彻底的改造:“自由社会中的人们不应该这样思考问题,而应该问,什么可以交给政府,什么不可以交给政府,如何防止我们建立的政府来侵害我们的自由?”因为在弗里德曼看来,对自由的最大伤害来自于权力的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