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1

中国为什么没有诞生一神教

Jan 31st,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宗教对历史的影响不言而喻:譬如,西方的一神教在设定只有一位人格神的原则下,自然衍生出除神之外的芸芸众生一律平等的平等以及民主理念,同时还衍生出诸如“人人顾自己,上帝顾大家”的个人本位主义思潮。也因此,西方民主制度的诞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反观中国,因为没有一神教,人人可做上帝,这种看似民主的观念衍生为世间法则,便是作为神君合一帝王的此起彼伏——“皇帝轮流做,明朝到我家”。于是秦失鹿天下共逐之的战乱也就时刻都要爆发的理由。而一旦产生一个具有天上神祗和人间帝王合二为一的皇帝,则天下苍生便都只有匍匐在他脚下称臣成奴才的分,从中能产生的自然也只能是独裁和奴隶,所谓东方专制主义是也。那么,为什么一神教只能出现在西方而与中国无缘呢?



那是连风都不曾抵达的地方

Jan 27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新知

那是连风都不曾抵达的地方 那是连太阳都无法温暖的角落 (一) 不知道各位玩过一个电脑小游戏没有。游戏是这样的,一个场景中,充满着不同方向的引力场和斥力场。游戏者在某个特定点发射一个小球。通过选择特定的发射角度与发射方向,小球就会在屏幕上翻转盘旋,划着奇异的轨道滑向某个终点。



我的上师-江嘉仁波切

Jan 26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物

我的上师去世了,三天前。他是一位94岁的老僧侣,一位从来没坐过飞机,没坐过汽车,没骑过自行车的藏族瑜伽士,从我四年前认识他时,他已经在那个小山洞里呆了25年。我不知道他的身高,因为从未看见他站起来过,他一直那样盘腿坐在乱糟糟的床上。



一个报人的反思

Jan 23rd,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物, 语录

2011年1月20日,HKU MT7 程益中先生香港首次公开演讲。 在一个半小时的演讲中,对传媒行业的深遂思考与程老师幽默恢谐的比喻妙语连珠,教室的过道、后排都挤满了各个院系和外校慕名而来的听众。《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先生特意带着他的记者来~感谢钱钢老师、陈婉莹老师提供这样一个领略先生之风的机会。感谢钱老师的引见,开场前一直坐在程老师后面,他转过来和我聊天,我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历史中的谣言

Jan 23rd,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谣言的历史太古老了。秦始皇在位期间始终为“亡秦者胡也”一类的谣言困扰,他缔造的帝国在其儿子手中葬送,导火线同样是一句谣言:“陈胜兴、吴广王”。古罗马的皇帝也被谣言折磨得很痛苦,以致不得不任命公共谣言监察,每天到人群中去,从闲谈中发现谣言,进而把握公众情绪。如果必要,谣言监察者还会用自己编造的谣言来发动一场反击战。公元64年的罗马大火中流传了这样一个谣言:暴君尼禄不但不为大火死难者悲伤,还写诗赞美火灾,为火焰燃烧的美丽而陶醉。为了自卫,尼禄迅速放出反谣言的谣言:是比他更不受人欢迎的基督徒在城内放火。于是,民众在做了替罪羊的基督徒们身上尽情发泄怒火,却忘记了这怒火最初指向的不是基督徒,而是尼禄。



杂种冯唐

Jan 8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文/柴静 1 中学语文课本上有道题,鲁迅先生写道“我的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课后题问“这句话反映了鲁迅先生的什么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