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1

行货幽灵,挥之不去

Feb 26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在小波的杂文与小说中,有一个贯穿始终的问题,就是身份意识。这是一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被评论得近乎烂了的问题,让很多知识分子焦头烂额,争吵不休,到现在还是众说纷纭,各执一词,也没有形成统一意见的趋势。相对于学者们的正襟危坐,小波倒是以嬉笑怒骂的姿态说出了一个真相,我们可能都是“行货”,这是他的身份意识。



一个不遵守世界规制的国度

Feb 20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在我们对西方世界了解得太多时,却对自身了解得实在太少,乃至于一切的憧憬与蓝图都是建立在一个不能融合的土地上。



岁月让人从批判走向了建设

Feb 13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一 我认识宏杰,是看他《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写朱元璋,将中国封建专制根源写得剥皮见骨,看得我心里悚然。 后来他说要写曾国藩,我曾经问他“为什么要写这人?有多少人多少书都写过了呀。” 宏杰说“我没想这么多,我只是对他感兴趣,想通过写来了解他。” 当时我正写顾准,对他这话觉得相当亲切。



可不可以不勇敢

Feb 13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一 海南闭关半月生活结束,回到北京那天正是除夕夜。飞机降落时,从舷窗向下俯瞰,半城烟火一城灯,无边无际的光亮。有点儿小激动,给几位友人发短信,说此景象,竟有”盛世帝都”的气象。有个叔叔的回复是:哈哈,开罗也曾有盛世帝都象。



马克吐温机器人

Feb 4th, 2011 | 编辑: | Category: 读书

“我要警告你,让机器人具备幽默感是件危险的事情。”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Feb 3rd, 2011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英语中有个词叫做“white lie”,谎言既为白色,自然充满了温情和善意。慈眉善目的圣诞老人扛着一大堆礼物限时专送,仁心仁术的医生隐瞒绝症患者的病情,老和尚告诫小和尚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莫不是此类白色谎言的代表。



何谓“光宗耀祖”和“出人头地”的“成功”

Feb 2nd, 2011 | 编辑: | Category: 生活

几年前我在上海某大学里听课,听他们的对外汉语教学的听力课。我的目的是观察他们的教学法。考察结果是汇报给我那时所在的美国学校,葛底茨堡学院,报告我们考察的近十所大学的对外汉语教学的水平和我们对这些项目的意见。同行的人大多不懂汉语,所以我的听课,对做决定有重要的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