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2

我们距二次文革就一个小时

Aug 16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一 几年前看过一篇关于东德的文章,大意是,在柏林墙推倒之后,曾对一些士兵进行了审判,其中一个士兵因为枪杀企图越墙逃往西德的人士而被判有罪。原文找不到了,记得审判官说的的大意是,作为一个士兵,执行上级的指示并没有错,但是,法律之上,还有良知。你可以开枪,这是你的职责,但是,你可以将枪抬高一厘米,打不准他,这不是错,而是你的良知。 这几年,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在中国,我们也有非常多同样的情况,事后会得到审判吗?在中国,会有士兵肯在举枪的时候,将准星抬高一厘米吗?在中国,如果有了这样的不愿抬高枪杆的士兵,事后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吗?



故事比金牌更迷人

Aug 7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职场

小时候,我最爱读的一本杂志是《大千世界》,其实读来读去就那些东西,什么尼斯湖怪兽了、百慕大三角了、UFO惊现啊、世界上最奇怪的海啊、麦田里的怪圈啊和六条腿的小牛之类,每次都看得不亦乐乎。除此之外,那杂志还摘抄不少体育趣事,如今大多已经忘了,只记得跑马拉松比赛,有个家伙偷偷爬上货车,最后一段才下来跑,也不知被发现没有。还有一个贼偷了东西,被偷的人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一直到贼累得趴地求饶,才知道他偷的是一位世界冠军。记得最可笑的是,一个游泳教练竟然是旱鸭子,被胜利的队员们扔到水里差点淹死,经过人工呼吸才活过来。



好人与好公民

Aug 7th, 2012 | 编辑: | Category: 人文

好人与好公民 一 王小波同志早年在美国看过一部电影,片名叫做《好人先生》,主人公是个天生以满足他人需求为己任的好人,在短短两个小时的片长里忙得不亦乐乎,据不完全统计前前后后帮了二十多个人。最后一个女士的需求最无语,她把好人叫到家里来,直截了当地说:“我要你每月到我这里来两次,每月第一个星期一和第三个星期一,晚上八点来,和我做爱。你要对我非常温柔——你不能穿现在穿的茄克衫,要穿西服打领带,还要洒香水。你在我这里洗澡,但是要自带毛巾和浴衣。”